啃书网

类型:旅游剧地区:斯洛文尼亚发布:2021-01-19

啃书网 剧情介绍

啃书网程智似乎也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啃书网不由得微微一笑,啃书网接着轻轻拍了拍布荣根的肩膀:“我们魔法师追求的对于魔法的探索。你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人类的皮囊而已,不用不好意思。”程智握了握拳头,接着对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我的确是心急了一点。在斗气的滋养下,身体强度增长到极限只是时间问题,等再次达到极限的时候,我再来绘制三级的斗气纹身。”

程智笑了笑:“我跟他又不熟。只是他有一件东西,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他的。”“对对对,啃书网一切为了探索伟大的魔法。”布荣根连忙用力的点了点头,啃书网做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研究学术的模样,但是那一双闪烁着色眯眯的眼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时不时在瑟琳娜的身上瞄上一眼。就会进行的已经差不多了,负责主持各种事务的司仪指挥准们的鼓乐队开始奏乐,各式的表演人员则从侧门陆续登场,歌舞表演,杂耍,甚至还有一些驯兽表演,当然都是一些猫猫狗狗之类的小动物,吸引了众人的眼球。程智却无心看这些东西,眼角始终留意着那个叫做理查的家伙。随着这些表演的结束,酒会也就结束了。

“艾迪,你们三个先送小妹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做。”“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艾迪有些抹不知头脑的问道。程智抿了抿嘴,啃书网接着拿起了瑟琳娜脱下来的衣服,放倒了一旁的桌子上。接着让瑟琳娜平躺在石台上。

在瑟琳娜转身的时候,啃书网眼睛一直瞄着瑟琳娜的布荣根突然看到瑟琳娜后背上一大片烧伤。这烧伤的样子极为恐怖,啃书网让布荣根不由得被惊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这……这伤痕是怎么回事。”“呵呵,这你就别管了。”

见程智不愿意说,艾迪便也不再多问,跟强纳森和卡普护送索亚回家。而程智却是一个人离开了宴会场。来到了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开始念动起了咒语。逐渐的,整个身体开始不断的雾化了起来。这是他刚刚从那本威廉院长给的魔法书之中学习到的新法术,掌握的还不是很熟练,不过在试了两次之后,整个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一团淡淡的灰色雾气,看起来就像是有人点炉子时候冒出来的烟。接着这团烟雾在街道上飘了一会,便缠绕在了一辆驶过来的马车上。啃书网程智摇了摇头:“昨天在跟斯坦雷加尔对战的时候被雷电击中了。”马车里,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正双手抱肩,一脸不满的抱怨着:“希尔那个贱丫头,真不识抬举。我都向她表白了那么多次,竟然还是一副躲躲闪闪,爱答不理的样子。”

“什么?!啃书网是斯坦雷加尔那个家伙干得?!”布荣根听道这狰狞的伤痕竟然是斯坦雷加尔所为,愤怒,几乎是咆哮着喊道:“畜生啊,畜生!”坐在他对面的似乎是一个比较亲近一些的仆人,笑呵呵的对理查说道:“少爷,希尔公主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而已,还不懂得欣赏少爷您的魅力。”

“哼,你说得对,一个胸脯还没长出来的黄毛丫头而已,什么也不懂。”查理一脸冷笑,逐渐的转变成了淫笑的说道:“今晚上就去夜莺馆过夜吧。听说那里来了一批新货。都是没开包的。”另一名雷电系的学生也是一脸愤慨的大声说道:啃书网“竟然将她伤的如此之重,简直是不可饶恕。”

夜莺馆是位于下城区的娱乐场所,是城中富豪贵族们消遣娱乐的地方。仆从见少爷今天的兴致很高,也是在一旁谄媚的笑着。“就是就是,啃书网怎么能这样做,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又一名魔法师也是大声叫道。但是没来由的,理查身上哆嗦了一下:“怎么感觉这么冷了呢?”

眼看就要进入夏天最热的时候,即便是晚上都很热,可是理查竟然感觉有些冷。在车子后面挂着一团近乎看不见的灰色雾气。那是由死亡之力转化而成的鬼雾。明明看着这若隐若现的鬼雾似乎空空一团,而程智则正隐藏在这鬼雾之中。年龄太小?对于王公贵族们之间有的时候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王室贵族之间往往都需要经常的联姻以换取政治利益,因此他们的子女,大多都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即便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公主,如果有真正的利益诉求的话,国王也会将其嫁出去的,甚至有的贵族之间为了联姻,连自己只有几岁大的子女都会拿出来作为筹码。所以,年龄根本不是问题。看来国王还是真的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理查。

实验室中顿时传来了一阵恶毒的批判之声。若是斯坦雷加尔在这里的话,啃书网合群家伙怕是会给他使用究极魔法。只是车里面的理查却并不知道,死亡之力形成魔法会降低周围的温度,使得理查觉得阴冷。但是对面的那个仆从却是一脸关心的问道:“少爷,没事吧?是不是又到了该吃药的时间了?”

“嗯……”理查点了点头,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接着伸手探入到了口袋之中,可是摸了半天,却没有找到。理查开始焦急了起来:“我的药呢?”程智觉得一时间也想不出个头绪,啃书网正了正心神,这才走出了偏厅,进入了主厅之中。“少爷,您没事吧?”那个仆从问道。“我的药呢?”理查更加焦急了起来,越是翻找越是找不到。他的动作变得慌乱,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艾迪正在陪着父亲到处敬酒,啃书网强纳森遇见了德尔尼斯的公使大臣,所以要过去应付一下,只有卡普和索亚坐在角落里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少爷,我来帮你找……”

“滚开!”啪的一声,理查抡起手臂,一巴掌打在了那仆从的脸上。那仆人被打的一个踉跄,可是理查却丝毫不理,依旧焦急的在身上翻找着:“怎么找不到了?”程智对艾迪招了招手,啃书网艾迪立刻跟父亲说了一句什么,便走了过来。最后所有的口袋都被他仔细的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理查不由得一脸焦虑而愤怒的吼道:“我的药哪儿去了?”虽然被理查打了一巴掌,但是那仆从却依旧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一直到理查一脸绝望的停止了翻找,他才说道:“少爷,要不我去塔科拉迪那里再取一些回来吧。”“对,对对,快去。”理查眼睛一亮的说道:“本来还没想吃药的,可是一发现药没了,这药隐也跟着变的大起来了。去,快去。”

“好的。”那个仆人急忙推开了车门下了车,分辨了一下方向,便朝萨宁西边走了去。啃书网“什么事?”

程智躲在车子后面听了个清楚,便如同一团烟雾一样的悄悄跟了上去。实际上他只是通过烟雾产生的特殊效果,将自己的身影折射隐藏掉了,自己还是要靠双脚走路,那个仆从却也是个三级的战士,跑起来却也是挺快,如果用这种烟雾迷行的办法是跟不上他的,程智见那小子越跑越远,身体一抖,灰色的雾气散开了一些,可是却马上又凝聚回到了程智的身上。程智皱了皱眉,他对于这个法术还不是特别熟练,实际上就连这个咒语也是第二次使用而已。程智急忙从新念动咒语,终于身上的鬼雾散了开来,可是程智再抬眼的时候,那个仆从已经越跑越远,在前面拐弯的地方消失不见了,程智皱了皱眉,这可不是荒郊野地,繁华的萨宁城之中到处都是高大的建筑物,对于神识有着很大的阻挡,距离太远的话,即便是程智这么强的神识,想要跟踪对方的灵魂波动也是做不到的。程智皱了皱眉,心中有些遗憾,但也没办法,只能就此作罢。“你过来一下,啃书网帮我看看,啃书网那个人你认识不。”程智说着将艾迪拉到了大厅门口,这时候程智已经散去了对那个叫做理查的黑衣少年的恐惧术,让他清醒了过来,有些莫名其妙。

回到学院已经是午夜,不过程智又炼金学院分院主任亲自颁发的信物,所以并不用担心过了十点钟,晚归会受到处罚。宿舍之中,三兄弟也都睡着了,程智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床铺,盘膝做好,接着从卡片之中拿出了药片,又看了一会,这才收了起来,静心开始冥想。随着夏日的到来,程智在夜里修炼亡灵魔法的时候,带起的丝丝凉意反倒是让几个没心没肺的兄弟们睡得十分舒服。

只是第二天,他问艾迪有没有听说过塔科拉迪这个名字的时候,艾迪也是一头雾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个人,萨宁是一个数十万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十几万的大城市,艾迪又不是本乡本土的人,虽然也是交游广阔,但是却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认得。“谁呀?哦,那个呀,认识,他是赛特拉王国宰相拉皮尔特的儿子。叫做理查。今年十五岁,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十一的时候就敢当街杀人。不过拉皮尔特老来得子,对他特别的疼爱骄纵。而且因为他的一些劣迹,所以雷洛学院拒绝他入学,现在就读于萨宁卢登堡军事学院。现在已经修炼到了五级斗气师。听说这小子现在正在追求希尔公主,宰相也提过几次亲事,不过国王陛下好像看不上他。所以一直推脱希尔公主还太小,而且魔法天赋非常好,等学有所成之后,在说吧这样的话语来搪塞。”程智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也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等以后有机会在找吧。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程智开始每天早上晨练,白天钻研符文,到了晚上则修炼亡灵魔法的法术或者冥想。日子过得满满当当的,却又十分充实。

杜隆迪拿着符文笔,看着程智,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即便没有真的接触到这种疼痛感,杜隆迪也能够推测出那疼痛到底有多剧烈。在签订合同之后,德尔玛商会便开始组织人力物力,制造空间卡片。德尔玛商会拥有自己的炼金师团队,大量中高级炼金师被分派到了制作空间卡片的任务之中,但是程智设计的空间卡片非常精妙,切非常方便携带,同样的,制造的复杂程度也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其最难的地方在于微缩符文的制作,对于程智来说,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制作成功的东西,对于其他的炼金师却不一样。这符文太过于精妙,实在难以复刻,所以成品率极低,差不多是三十分之一的成功率。这还不是核心的符文,因为技术保密的原因,所有的核心符文只能由程智来制作,所以每天也只能做出一百个出来而已。对此,程智很是不情愿,这耽误了他很多的时间,到最后,程智干脆将核心符文的图纸也交给了艾迪,让他自己找人去制作。年龄太小?对于王公贵族们之间有的时候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王室贵族之间往往都需要经常的联姻以换取政治利益,因此他们的子女,大多都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即便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公主,如果有真正的利益诉求的话,国王也会将其嫁出去的,甚至有的贵族之间为了联姻,连自己只有几岁大的子女都会拿出来作为筹码。所以,年龄根本不是问题。看来国王还是真的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理查。

听到艾迪最后的话,程智不由得明白了为什么希尔会躲着他了。不由得不屑的说道:“那个希尔跟咱们是一届的,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而已。这家伙真不要脸。”顿了顿,程智又说道:“那他爸爸拉皮尔特是魔法师吗?”这让艾迪有些犯愁,因为将核心符文交给家族炼金师制作的话,每天只能做出几个而已,这远远达不到市场供应的需求量。但是转念一想,艾迪倒也不怎么着急了。所谓奇货可居,东西越少,越是能够抬高价格,毕竟这东西,别人制作不出来。而且德尔玛商会现在也不着急立刻就将产品推出来。只少量的制作了几个卡片,赠送给了各国人脉比较广阔人物,让他们先试用着。但是这神奇的空间物品展现出它的实际用途的时候,所有人都惊骇了。这可以存放物品的空间卡片,和传说之中只有圣域强者才能拥有的空间戒指一样啊。于是纷纷打听这东西到底是在哪儿弄到的。当听说是德尔玛商会即将销售的一种产品,顿时,大陆各地的德尔玛商会几乎都被人踏破了门槛。那些贵族老爷们,富商巨贾们,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派出家中的管家仆人去打听购买,可是在多次询问无果之后,这些人也都坐不住了,纷纷亲自前往商会去打听。约谈那些地方分号的经理,要求立刻马上得到一张空间卡片,可是得到的恢复只有:“实在对不起,空间卡片现在的产量实在太低,已经被某某某大人预定了。恐怕阁下要再等一年哪。”类似的对话在每家德尔玛商会商号之中每一天都在上演着。

或许艾迪对这样的事情非常开心,但是程智却对此毫无兴趣。而且最近他对于身体的锻炼很是抓紧,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第二次的二阶魔兽血液刻画。“拉皮尔特吗?不,应该是个战士,而且很弱,我记得好像还是个四级的战士实力罢了。你怎么问起他来了?”艾迪有些奇怪的问道。

程智摇了摇头,战士即便是七级,拥有识海,但是纯粹的精神力也达不到制作微缩魔法阵的要求。“杜隆迪大师,我准备好了。来吧。”程智躺在床上,语气坚定的说道。他的身体素质虽然之前从来没有收到过元素斗气的滋养,不过因为从小就进行身体锻炼,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这一段时间的毁灭斗气滋养,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

“什么?让我等一年?难道我的地位比某某某低吗?真是欺人太甚。哼,不行,我也要一张。我出一倍,不,两倍价格。”见程智没有回答,艾迪想了想说道:“最好不要招惹那小子,那小子特别记仇,在贵族圈子里面是那种有数的让人头疼的家伙。”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接着拿起了符文笔和特制的药粉:“那么我开始了。这一次恐怕会比上一次疼的多。”

“没关系,我的承受能力要比艾迪强一些。”程智看着天花板,淡淡的说道。可是当杜隆迪下笔开始刻绘斗气通道的时候,程智还是疼的闷哼了一声。这一次的痛苦的确超过了上一次,程智甚至有些后悔自己锻炼的还是有些少,应该让自己身体在强壮一些的时候在进行刻绘。但不管怎么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这通道必须一次性刻绘完成,否则会对以后的修炼有影响。

啃书网杜隆迪大师已经有了多次的刻绘经验,下手沉稳而迅速,尽量不让程智承受太多的痛苦,但即便如此,全身的线路和符文都可会好的手也用了三个多小时,程智的汗水滴滴答答的向地面落去,整个人浮肿的就像是一大块被水泡过的面包。当启动符文被铭印在了丹田处的时候,程智精神力进行催发,猛地一股剧痛袭遍全身,疼的程智两眼上翻,几欲昏厥。但最后的剧痛只是一瞬间,当二级斗气在程智的身体上开始流转起来的时候,浮肿快速的消了下去,整个人再次充满了力量,而且是比以前更加强大的力量。于是杜隆迪大师还是开口提醒道:“你进阶的速度太快了,孩子,别太着急,你找到了进阶的捷径,但欲速则不达。”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啃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