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兽性交

类型:爱看剧地区:突尼斯发布:2021-01-24

人与兽性交 剧情介绍

人与兽性交塔克拉迪没有看错,兽性制作这身巫妖领主套装的材料极为稀有,兽性是来源于无尽沙漠之中的一种极为稀有的木材,经过亡灵炼金书的淬炼后,可以拥有许多奇妙的特性。比如程智现在所使用的这种魔法活化状态,使其如同生长出根须一般。就这样,程智一个一个尸体试了过去。先后打开了四个箱子,当打开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程智却是愣住了,只见里面躺着一具女性的尸体,身材不是很高大,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身体纤细瘦弱,看起来似乎还很年轻。穿着一身黑褐色的紧身皮衣,在心口的位置,有一个只有小指头粗细的孔洞,却是深入到了心脏的位置,一击致命,显然下手之人也是个高手。程智又用药水滴在了尸体的手背上,瞬间呈现出一片黑色。

“你又要干嘛?”阿迪突然感觉程智又要有什么疯狂的发明了,及有些畏惧,又有些期待。等体积的黄金可不是等重量的黄金,兽性这套装备程智究竟花了多少钱,怕是会让那些大富商或者王公贵族们惊得目瞪口呆。魔兽的力量来源和人类是不同的,他们的力量除了本身身体的力量之外,元素的力量则是来自魔晶核。应该找什么东西来替换魔晶核,这是个问题,但是最重要的问题是,肥仔已经没有灵魂了,它现在身体里面控制它的是自己的灵魂碎片。

而灵魂碎片是否能够承受将斗气纹路附着时候所产生对灵魂的冲击。以程智的灵魂强度,在给自己进行身体刻画的时候都是强撑下来的。相比解决这个问题,找东西代替魔晶核的难度却是要小很多。“艾迪。”程智突然隐身诡异的看向了艾迪,把艾迪看得直发毛,哆哆嗦嗦额问道:“你要干什么?”程智低声的念动咒语,兽性随着那些细密根须的快速扩散,兽性地面上也开始升腾起了灰色鬼雾。而且这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密,只在一两个呼吸之间,整个擂台上竟然弥漫起了一层厚实的浓雾,将所有人都淹没了起来。

看台上的观众们立刻发出了一阵惊呼。因为他们现在除了突然出现的浓雾外,兽性什么也看不见了。“嘿嘿。”程智伸手搓了搓下巴:“我要是求你爸爸帮忙,他能帮不?”

“可以呀。额……什么……什么事?”艾迪看着程智的样子,不由得又朝后挪了挪。冰系魔法师在脚下的黑色液体变化成焦土一般模样的时候,兽性便觉得不对劲,兽性可是当迷雾升起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严重性:“怎么会?我的神识竟然被限制住了。”“你看,你们德尔玛商会,那么神通广大的,嗯……能不能帮我弄一些东西?”

作为魔法师,兽性他早已经习惯了用神识扫描周围的一切事物。而且作为六级的魔法师,兽性他的神识覆盖也是极为强大。而这奇怪的迷雾却如同岩石墙壁一般挡住了他的神识。听到是让商会帮忙弄东西,艾迪这才稍微安下了心来,但依旧有些小心的问道:“什么东西?”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找你爸爸谈好了。”说着,程智便转身离开了宿舍。拥有随时出入学校的资格,程智每次出门都比其他的学生方便的太多了。“大家小心!兽性这浓雾有古怪。”魔法师大声叫道,兽性同时用力挥动手中的魔法杖,顿时一团冰雪伴着狂风从法杖的顶端吹出,卷起了身前的一片迷雾。那一小团暴风雪轻易的在迷雾之中撞出了一个硕大的孔洞。魔法师将自己的精神力渗透了过去,果然,随着孔洞的出现,他的神识也沿着那孔洞向前探知了起来。

很快他就来到了萨宁城的德尔玛商号。看到这一幕,兽性魔法师心中一松,看来这迷雾并不如何危险,只要使用一个中型的暴风雪魔法,便足以将整个擂台上的迷雾全都吹散。远远地看到程智走了进来,萨宁地区分号的经理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到了程智的身边,一脸谄媚的说道:“程智少爷,您来了,呵呵呵。”

“你好,请问海森博德叔叔在吗?”“哦,您来的正巧,家主大人正在楼上会见客人,我这就去通报他。”说着,那经理急急忙忙的跑上了二楼。不一会的工夫,海森博德竟然从楼上走了下来:“哈哈哈,程智,你来了。”“额,对呀?”艾迪点了点头。

可是正在他如此想的时候,兽性被刚刚那一团冰雪吹散的孔洞之中,兽性那些迷雾就如同活过来一样,竟然突兀的生长出了许多如同触须一样的雾线,这些触须不断地飘动伸展,最终变成了一个个手掌,如同枯瘦的枯骨一般,相互抓扯,扭曲纠缠,快速的融合在了一起。“叔叔好。”程智礼貌的行礼说道。“来,快坐。”二人来到了偏厅,海森博德示意程智坐下,接着对那经理说道:“你去给程智准备一杯红茶,加两块糖,一勺奶油。”

程智心中不由得略有些惊讶。这位德尔玛商会的掌门人,竟然还记得自己喜欢和什么口味的饮料,心思可是够细的。“开个小玩笑而已。”艾迪嬉皮笑脸的说道:兽性“咱们这么铁,你不会对我不利的。”“程智啊,我们家艾迪可是没少受你的关照。而我们德尔玛商会也是托了你的福,现在空间卡片可是风靡全大陆了。”“空间卡片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程智想了想说道:“之后我会将进行改动的图纸给您拿过来。”

说到这里,兽性艾迪又有些不确定的加了一句:“应该不会的吧?”“现在的空间卡片就已经非常完美了。”海森博德笑着说道:“哦,对了,不知道这次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程智点了点头:“我想要一些材料。但是这些材料不太好弄。”程智懒得理会艾迪,兽性刷子用力的在肥仔的身上刷着,兽性终于将身上的泥灰和污垢全都刷了个干净。出现在程智眼前的是一个没毛的熊,皮肤有些褶皱松弛,呈现灰白的颜色,就像是一条放大了许多的沙皮狗。“哦?材料?呵呵,放心吧,材料方面我们德尔玛商会设么眼的材料都有。”程智想了想说道:“尸体。有吗?”“尸体?”海森博德一脸古怪的看着程智,之前艾迪一直没有对海森博德说程智是亡灵魔法师的事情。但是海森博德本身就是一个七级战士,拥有了识海,在几次与程智接触之后便已经知道程智是亡灵魔法师的事情。

他的眉毛不经意的跳了跳:“你是要尸体?你不是要也组建一支亡灵大军吧?”程智摇了摇头:兽性“没有毛,是挺难看的啊。”

赛特拉王国政变有亡灵魔法师参与,一个亡灵魔法师召唤出无数的骷髅大军,围攻一个魔法师团的事迹可是很让人咂舌的。难道眼前的这个程智也想要弄这样一个军队出来?“不不不……嗯。”程智连忙摇了摇头:“不用太多,我只是用来做实验的。有几具就行。”听到程智的话,兽性艾迪也是点了点头:“没错。是挺难看的。要不我去找墨水给他画黑一点?”

海森博德听到程智的话,略显轻松的点了点头:“哦,要是这样的话,倒是也可以想想办法。应该不难。有什么要求吗?”“第一是要有一定的斗气修为,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第二就是新鲜的,越新鲜越好。”程智点头说道。

海森博德想了想,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我立刻回吩咐人去安排这件事情。。”“画黑一点?”说着程智抱着双肩,摇了摇头,要是画黑了的话,依旧看起来像是个奇怪的沙皮狗。突然,程智扭头看向了艾迪:“你说画黑点?”海森博德又跟程智闲聊了几句,特别是聊了聊对于昨天晚上萨宁下城区发生的事情。做完下城区的事情闹得也很大,很多房屋被摧毁,数千名市民在那场战斗之中失去了家园,近百人伤亡,而且萨宁城大量的斗气师被逮捕,现在萨宁城也是人心惶惶。程智也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挑能说的对海森博德说了一些。不过海森博德看得出程智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并没有聊得太久,程智看天色也有些黑了,便告辞离开。

看到颜色的深度,程智满意的点了点头:“五级战士,大地系元素斗气。”就在程智刚离开商会,从二楼又走下了一个身穿素色长裙,红色披肩的女子,这女子看起来是个四十多岁的贵妇模样,雍容典雅气质大方,而她的左手上带着一个散发着淡淡荧光的戒指。“额,对呀?”艾迪点了点头。

程智却是摇了摇头:“不,不是你那个意思。”程智说着伸手抚摸着肥仔因为被烧光了毛而变得有粗糙褶皱的皮,突然说道:“你说如果给亡灵生物刻画斗气通道会怎么样?”“这个孩子就是发明了空间卡片的那个孩子?”“是的。阿卡德林女士。”海森博德很是客气的对这个女子点了点头。海森博德微微一笑,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力强悍,能够看出程智的修为并不奇怪。阿卡德林却并没有继续在亡灵法师这个话题上多谈,而是挥了挥手中的钻石卡片:“本来是用它来放自己的手袋的,可是现在把手袋放进卡片里,这卡片又没有地方放了呢。呵呵呵。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卡片还是相当的不错的。我很喜欢。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

“女士,您太客气了呢。”海森博德却是微微一笑:“但凡您有什么需要的,吩咐就是了。”斗气通道?艾迪眨了眨眼睛:“那能行吗?”

程智不确定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心中却是不断的开始计划了起来。应该怎样做,会有什么样的问题和困难?程智制作的五十立方米超大容量卡片是海森博德专门用来结交一些大陆闻名的强者的专用礼品,能够得到这种卡片的人,基本上都是八级九级的强者。显然能够让海森博德如此恭敬对待,这位阿卡德林也不是简单人物。

阿卡德林淡淡一笑:“雷洛学院果然人才济济。这孩子竟然也是个少见的亡灵魔法师。”程智站在那里看着肥仔,一动不动的,过了很久,突然右手握拳,用力的敲击在了左手上:“恩,可以试一试。”第二天一早,程智便收到了商会传来的消息,于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德尔玛商会萨宁分号。

“程智,你来了。”出乎预料的,海森博德竟然亲自等候在了商号之中。看到程智到来,立刻热情的招呼道。“叔叔好。”程智很是礼貌的说道。

人与兽性交“好好,呵呵,程智,跟我来。”海森博德招了招手,接着带着程智来到了后院。在后院,已经有人将几个木箱摆放开来。海森博德伸手掀开了一个木箱,顿时露出了里面的一具尸体,这尸体是一具男性身体,一米九左右的身高,身材强壮结实。左侧脖颈上有一道致命伤,割断了血管。程智凑了过去,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这尸体,接着又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到处了一些药水在这个人的胳膊上,顿时接触药水的地方变成了土黄色。接着程智不等海森博德动手,自己已经掀开了第二个箱子,同样是一具男性尸体,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也是身体强壮的战士。程智点了一些药水下去,等待药水产生变化:“竟然是光明系的斗气战士,恩,也是五级。”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人与兽性交